請下載我們的PC電腦版軟體或手機APP進行商品查詢及購買,下載應用程式: 下載電腦軟體 | 下載安卓APP | 下載蘋果APP 查看安裝教學
歡迎光臨,請您先 登入註冊,如有疑問請聯絡客服-疑問解答.
重要通知:關於客服小娜已不在本公司任職的公告!   APP應用程式下載安裝教學   全館 免運費!!★為雙方愉快交易,訂購前,請務必閱讀 1.常見問題 2.網站公告★   
名牌包包
名牌手錶
鞋子/服飾/其它

與Jimmy Choo創始人共進午餐

· 與Jimmy Choo創始人共進午餐    2012-07-24 23:38:27
與Jimmy Choo創始人共進午餐   [導讀]她是Jimmy Choo的創始人兼CEO,同時也是狗仔隊的目標,他們不止一次曝光過她的裸照。但她並沒因此離職,因為她是塔瑪拉·梅隆 Jimmy Choo創始人兼CEO塔瑪拉·梅隆
[2]  與現年43歲的共進午餐前,四季酒店(Four Seasons)的餐廳領班把我們領錯了包間,或者準確地說,把我領到了其它包間。其中有兩個包間:一個叫Grill Room ,另一個叫Pool Room,前一個包間面積小、木質裝修,靠近酒吧;後者面積大得多,位於酒店後面,圍著一口汩汩的大噴泉而建。時尚圈的人一般喜歡Grill Room包間;而銀行家與大公司老總則比較青睞Pool Room包間。比方說,梅隆的叔叔(她前夫的叔叔,梅隆家族的族長)傑伊·梅隆(Jay Mellon)喜歡Pool Room包間(他倆只要一起吃飯,傑伊就準會帶她上這兒來),這就是為何餐廳領班自認為我們約好會面的地點是在Pool Room包間的原因所在。   但是,任何讀過小報與broadsheet(一種大幅尺寸版面的報刊)的人都知道:說到塔瑪拉·梅隆時,啥事都不能僅憑想當然。所以我在Pool Room包間裏喝著聖培露礦泉水(Pellegrino)坐了足足有5分鐘後,才有一位滿面羞愧的服務員找到我,把我帶到Grill Room包間,一路上還不停地向我道歉。   找到梅隆時,她正躺在沿墻的長條形軟座上,小鳥依人地偎依在銀行家奈特·羅斯柴爾德(Nat Rothschild)的懷裏,身穿豹紋緊身絲裙,腳穿周仰傑黑色短靴,這雙靴子相當眼熟,記得自己曾在YouTube網絡視頻中見過它們,當時放在她位於第五大道(Fifth Avenue)寬敞公寓房裏可以進出換裝的衣櫃中,衣櫃裏還有她那幾百雙各種款式的周仰傑履鞋。(她從華納CEO小埃德加·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 Jr)手中以2000萬美元購得該套公寓房,在Real Estalker的博客中對此有詳細介紹)。 少數精英女性設計新款女鞋
[3]  換句話說,看著她在紐約住宅區的高檔餐館與國際級大腕共進餐,你可能覺得她的模樣活象個花瓶妻子——實際上,如今她既非人妻(2003年她沸沸揚揚地與馬修·梅隆(Mathew Mellon)離婚,還有鬧得不可開交的法律官司,她指控馬修雇用黑客侵入其電腦,但如今兩人又成了朋友),也非任何人的玩偶。相反,如今倒是她正忙於不斷“網羅”自己的玩偶。   去年剛入秋時,因對英國時尚業作出的傑出貢獻,她在倫敦被女王授予官佐勛章(OBE)。如今Jimmy Choo在全球32個國家開了115家門店,總估值接近5億英鎊。再後來,就在我倆會面前一周,她同配飾界的大姐大安雅·希德瑪芝(Anya Hindmarch)、傑西博的安東尼·班福德爵士(Sir Anthony Bamford)等許多名人一起,被大衛·卡梅倫首相(David Cameron)任命為新的全球貿易特使。   與羅斯柴爾德(他另有自己宴請的客人)告別,我倆到自己的桌子坐定後,她承認說, “這事我沒想到。”但又不算太驚訝,她繼續說,因為和希德瑪芝以及安東尼爵士不一樣的是,她並沒有深度介入保守黨的政治圈(雖然她2018年就結識了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當時他倆一起出席了面向英國企業的一個會議)而是因為,“哎,你知道我當時的情況嘛。”   我說,該不會是指這件事吧——在Google上搜索“塔瑪拉·梅隆”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刊登在去年早先出版的Interview雜誌上她的一張側影照,旁邊就是由泰利·理查森(Terry Richardson)為她專門拍的一張裸照,照片中的梅隆躺在沙發上,頭往後仰著,嘴裏抽著煙,手裏抱著一只貓遮住了她的私處?   “沒錯!”她笑著說,把點菜的事忘得一幹二凈。“我不相信《每日郵報》(Daily Mail)會利用這事(我擔任貿易特使)作為重印那張照片的‘契機’——尤其是由於該照片的版權還在泰利手中,況且(我覺得)他永遠都不會出售它,所以我認為不會有啥問題。但《每日郵報》未經許可直接就把照片登出來了!現在泰利已經要求他們撤下照片,如今照片已經從Interview的網頁上刪掉了,但還有人在互相傳。”   於是我就問她:你當時真沒想過照片會流傳出去嗎?狗仔隊(paparazzi)偷拍到了她在度假時上身一絲不掛地與前男友克利斯汀·史萊特(Christian Slater)在一起曬太陽浴的照片,她默許眾多報紙予以刊登,難道這樣的梅隆真那麽幼稚嗎?   “總有那麽一小撮別有用心的Interview雜誌讀者,”她聳聳肩說。“這完全是個特例,我真的不知道這一切。”她明顯看出我不信她的解釋,但睜大藍色的雙眼,翻轉著看著自己,並堅持說她確實沒那麽玩世不恭。我這才有點相信她說的話。   再說,卡梅倫首相與他的手下也似乎並不在意——至少他們迄今為止還沒找她談及此事——整件事一經媒體刊載後,周仰傑公司現在的控股股東TowerBrook私募投資公司也未發表任何意見。“很顯然,整件事算是風平浪靜地過去了,”她笑著說,似乎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太相信。畢竟正常情況下,如果一家全球性公司的“C級別雇員”(指企業最高管理層,譯者註)的裸照遭曝光,隨之而來的強烈抗議不僅會涉及其行為得體與否的問題,而且可能因此作出靠不住的判斷,並隨後要求其離職。不管怎麽說,我是會這麽想的。不過,與餐廳領班一樣,我判斷錯誤。(我沒想到的還有,)這時梅隆突然大聲叫道:”我們還沒點菜呢!”   我們坐到這張桌子已經20分鐘了,服務員也一直在不遠的地方等著。我想她也許壓根就不餓。“我想要金槍魚生牛肉片(tuna carpaccio)以及多佛鰨魚(Dover Sole),”她說,這是道垂涎已久的主菜(但與預想地一樣,她沒要酒,只要了健怡可樂(Diet Coke);畢竟這是在紐約,她保持清醒狀態已經“大約15年”了)。我自己點了金槍魚,還要了份湯,就為陪著她。梅隆骨質身材,但也飯局不斷:就在我們會面後的第二天,那天適逢感恩節,她約好與退休的時裝大師華倫天奴·格拉瓦尼(Valentino Garavani)共進午餐,晚上又約定與前夫一家人共進感恩節晚餐。   她已經成功被梅隆家族接納;這就是她緣何於2018年從倫敦移居紐約的其中一個原因:如此一來,她8歲的女兒阿拉明塔(Araminta)能進一步培養與她父親及整個家族的感情。雖然梅隆與她父親湯米·葉爾戴(Tommy Yeardye)感情很好,她父親是維達·沙宣(Vidal Sassoon)的合夥創始人,是她最早的贊助人,給了她15萬美元幫她創建了周仰傑公司,但她說她母親安(Ann)是個“與社會格格不入的人”,自從她父親於2004年去世後,她就再也沒和母親及兩個弟弟說過話。   此外,生活在紐約還能讓梅隆設法擺脫狗仔隊的糾纏,況且美國還是周仰傑公司最大的市場。   “我從一開始就明白我們的產品得要進入美國市場,因為這裏有充足的購買力,” 她說,這時她要的金槍魚端上來了。“不把美國算在內,你就不能算是全球性公司,再說我本人一直想要實現全球化經營。正常情況下,英國品牌得需20年時間才能飄洋過海打開美國市場,但我們在美國經營不到3年就開了三家門店,我們能做到這一點,原因就在於我們為參加奧斯卡頒獎晚會的女星們定制系列鞋履產品。”如今通過這每年一次約定俗成的贊助,梅隆成功地於奧斯卡頒獎晚會前一周在半島酒店(Peninsula Hotel)開設專賣店,提供手工染色鞋履去搭配明星們的禮服,Jimmy Choo是第一家成功利用奧斯卡紅地毯宣傳魔力的品牌。   “但我們做到這一點,完全是因為那時父親出資幫了我。你能想象得到遊說銀行家時的情形:我要用你的出資,免費給那些女明星提供鞋履,行嗎?他們肯定會這樣告訴我,‘你腦子有病,’然後就一口拒絕。但父親與維達·沙宣一起合夥幹時,有一次在日本,他讓沙宣當眾為他理發,沙宣理解了我父親的苦心,於是同意向我出資。”   梅隆說,父親教會了她“要相信直覺。我認為那是最大的力量源泉。教育程度太高的人往往不願意冒險。”梅隆沒有上過大學,所以不存在想不到這一說。她詳細解釋道:“投資者會事後統計你的銷量,再制訂出未來增長的計劃,但他們選不中哪些產品能賺錢。我卻能做到,而且我的工作就是讓他們明白。”   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來佐證。2001年,她做出全盤買下Jimmy Choo的決定後,當時圈內一位大名鼎鼎的制鞋商(他認為應該為少數精英女性設計新款女鞋)與梅隆的理念(她的想法是在癡迷時尚的潮人引領下占領全球市場)相左,於是梅隆與她父親開始尋求圈外的投資。他們出售了51% 的股權給私募資本公司Phoenix Equity Partners,對方持股到2004年後,把股權賣給了獅王資本(Lion Capital),獅王持股了三年後,又把股權賣給了TowerBrook(梅隆持有Jimmy Choo公司17%股份)。這使得Jimmy Choo並不僅僅在英國、而是成為全球時尚界與私募資本合作成功的典範:雖然私募資本與時尚業在2000千禧年前後打得火熱,但很少有基金能夠做到把時尚界難以預測的周期與自己慣常的持股期(通常3至5年)步調一致。比如說,瑞士鞋業制造商巴利(Bally)於1999年遭收購後,又進行了艱難的品牌重組之路,即便如此,全球私募資本公司TPG一直持有它的股權長達9年。   “關鍵是業績,”梅隆現在說。“你只要掙錢,這些股東就高興。所以即使私募資本的掌舵者可能不明白你所做的事——再說我所做的事他們就壓根不懂——但他們會慢慢信任你。”   然而,她承認(這時她要的多佛鰨魚端上來了)這一切讓人筋疲力盡。“正當你剛剛熟悉這一屆董事會,他們卻決定要賣掉公司,於是你又得從頭開始。”比如說,你得重新向新董事解釋諸如“發型與化妝品”如何重要這樣的事,她說,“但他們就是雲裏霧裏。”你得耐心向他們一點點解釋對創新低估或自以為是所導致的嚴重後果。   “我當時太年輕,每一次出售股權時,沒有真正理解私募資本的本質,”她繼續說。“現在回想起來,我真希望自己有家私募公司,(真要是那樣的話),只需直接接洽銀行,讓它們借給我要的錢就行了。”   但如今的現狀是:“即便我想買下整個公司,我也無能為力,”雖說她如今身家約1.02億英鎊,而且真得想全買下來。相反,在(通常私募資本持股)三年期快結束時入股的TowerBrook,如今正對Jimmy Choo進行“戰略估值”,然後再決定下一步的舉措:是把Jimmy Choo賣給另一家私募資本公司,抑或將它上市,還是繼續持有。梅隆不願就公司的未來預設任何圖景,雖然她的確說過:自她2018年擔任露華濃(Revlon)董事以來,曾親眼目睹了公司上市所要經歷的艱難險阻。不管情況如何,她希望股東們能致力於公司的長遠發展戰略,她目前正在就此進行運籌帷幄。   “我認為樹立一款奢侈品牌需要30年,”她說著,吃了一半的魚,然後又要了咖啡,“所以說我們的創業只是過了半程,我還任重道遠。我認為我們能把Jimmy Choo打造成生活時尚品牌——公司與高端零售連鎖品牌H&M的合作就清楚表明了一點:消費者喜歡我們推出的任何產品,包括男裝、女裝以及珠寶類。這些我全想做。”   她事實上說到做到:旗下某款香水預定明年推出,然後是男鞋,再之後是童裝、手表、珠寶、家居用品等等。也許在打造品牌的下一個階段,為保險起見,她自己會充當香水的“代言人”,會在廣告宣傳中親自披掛上陣(當然是穿衣服的):頭往後仰,香脖露出來。當然這不會是她籌劃的唯一一次自我推介。   因為我們走出餐館時,梅隆提及她想要出書,是她的自傳。“關於我的事有這麽多的不實之詞,我覺得我應該原原本本把它寫出來,”她說。於是我問她:是全部嗎?毫無保留的事實真相?   “當然是全部啰,”她笑著說。然後又提到她結識的一位導演曾說:若她真想把自己的事情告白於天下,他倒有興趣把它拍成電影。   我問她:誰呀?   也許你猜測會是蓋·裏奇(Guy Ritchie)或者馬修·沃恩(Matthew Vaughn)。告訴你吧:這人是皮特·摩根(Peter Morgan),他是高品味的漫談類電影《福斯特對話尼克松》(Frost/Nixon)及《女王》(The Queen)的編
Copyright © jimmy choo1包 200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